中央美院成立色彩研究室将助推中国人文城市建设


中新网北京12月14日电 (王庆凯)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色彩研究室13日揭牌成立。出席揭牌仪式的专家认为,色彩研究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研究室的成立将助推中国色彩美学的发展,并将为中国城市品质提升以及老旧小区改造提供帮助。

“色彩对人的心理和行为影响深远,在中国还没有一套成熟的数据体系进行系统化分析。”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王中表示,色彩是科学性和色彩工具的使用,传统色彩教学是物理化的判断,但事实上色彩更应该强调的是关系,研究室将为未来的色彩教学开拓另一种可能。

新的一年已然开启。程强说,过去已经翻篇,作为一名战士,他会回到日复一日的训练中,不断锤炼过硬军事素质。作为班长,他会将黄继光的精神传承下去,带领全班战士,争取人人都有优异成绩。

当前,中国对色彩与生活美学的提升也具有现实迫切性。新时代,中国的城市如何从一座功能城市转变成一座人文城市,色彩将发挥重要作用。王中表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新”意味着从物的城镇化提升到人的城镇化,“软城市”将成为中国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

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程强。

在空降兵部队展开救援时,程强也经常跟在后面“帮忙”。考虑到安全,部队官兵和家人都让他不要去,但他仍找机会前往。不久后,在包括空降兵部队在内的救援力量帮助下,灾民们很快住进了板房,程强也重新回到了课堂。

程强在黄继光纪念馆向老班长敬礼。

2008年,一场大地震突袭四川。程强的老家什邡市湔氐镇太乐村,成为一片废墟。当时正在池塘和小伙伴一起游泳的程强躲过一劫。

因在阅兵中表现突出,程强再次荣立三等功。去年底,喜报送到了他的家乡什邡。胸前挂满勋章的程强在回乡时,受到了亲朋好友的欢迎。程强还多次在比武竞赛中夺得金牌,多次被评为军事训练标兵。2017年他所在的空军某部举行兵王争霸赛,他夺得“兵王”称号。

送别救援部队时,绵延数公里的人群中,还在上小学的程强将“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举过头顶,致以敬意,描摹梦想。

救援部队离开时,乡亲们夹道欢送,绵延几公里。人群中,程强高举着“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这一幕,成为汶川大地震中的温暖瞬间,程强后来也因此被网友称作“地震男孩”。

“我当时在2班,黄继光班是6班。任何比武、任何训练,我们都一定要超过他们。”程强说,“非常感谢他们。正是因为有这个过程,有竞争的氛围,促进了双方训练的共同提高。”

(部分图片由程强所在部队提供)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王攀 王祥龙 摄影报道

“黄继光班是英雄班,我一定要到黄继光班去。”从进入连队那天起,程强就暗下决心。最终,通过过硬的军事素质,他如愿进入黄继光班并成为副班长。2017年10月19日,黄继光英勇牺牲65周年纪念日,程强被任命为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

新年伊始,中央军委发出2020年1号命令,向全军发布开训动员令。空军某部黄继光英雄连黄继光班班长程强,将再一次“飞”赴训练场。

2013年,程强参军入伍。“黄继光是德阳中江人,我是德阳什邡人。入伍前,我就曾两次到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他回忆,那支四处帮助受灾群众的“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一直在他心中停驻。

“长大后,我真的成了你。”如今,程强已是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作为空降兵部队中尖刀连队的一员,程强走上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场。在他看来,这远不是梦想的终点。未来,他仍将逐梦前行。

据悉,色彩研究室是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和美国邓恩爱德华兹公司合作共建。王中表示,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教育部直属的唯一一所高等美术学校,邓恩爱德华兹被称为全球色彩行业的风向标。双方的合作,可以更大发挥出色彩科研成果的社会价值。

“我一定要到黄继光班去”

邓恩爱德华兹公司色彩总监LillianWu表示,对于邓恩爱德华兹公司来说,这次与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合作共建色彩研究室,是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思路的再一次实践。(完)

“人生如不参军,经历是不完整的;参军没有参加阅兵,经历是不完美的。”当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的机遇摆在面前时,程强说,“宁可脱掉几层皮,拼命也要走整齐。”

2008年汶川大地震带来国殇,也留下温暖记忆。程强的家乡什邡市在那场灾难中遭受重创。震后不久的废墟瓦砾间,飘扬着“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的旗帜,寄托着灾民的希望。

入伍期间每次回家,程强都会到中江县,“看望”老班长黄继光,向老班长汇报。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本来要留在原单位带新兵。”程强介绍,之前他们一直在学习黄继光连的历史。程强通过艰苦训练,以自己的实际情况向上汇报,申请到黄继光连。

程强说,空降兵救了危难之中的父老乡亲们,成为空降兵的梦想也由此在他心中发芽。

在黄继光雕塑前,程强语气坚定:“老班长,我是你第3655名传人,是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程强。今年,我与战友一起参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我们走了3000多公里、500多万步。最终,高擎着英雄战旗,步履铿锵地踏过阅兵场。67年来,我们一代代黄继光传人始终不忘使命责任,98抗洪、08抗震……黄继光传人永远出现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参加阅兵,程强的身高是劣势,而且他还有一点O型腿。于是,在挥汗如雨、历时数月的阅兵训练场上,程强用背包绳捆住膝盖进行矫正。2800毫升的水,一天要喝3瓶多,鞋子共换了4双。“我们把阅兵训练当作打仗来准备,把阅兵当天就当作打仗。”程强说,每个战友都是以这样的要求来完成阅兵任务。

面对满目疮痍,处于信息孤岛中的灾民,有过绝望,但他们很快看到了希望——各方救援力量迅速抵达灾区。在程强年幼的记忆里,“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的旗帜和头盔上的“空降”二字,打下了深深烙印。

色彩与生活美学水平的提高,还将为城市品质提升提供帮助。“城市是人类文明的坐标,建筑是历史文化的载体。建筑的生活美学意义在于,它是一种充分展现人文、科技与艺术相结合的现代意象。”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特聘专家林振中表示,色彩能够赋予一个城市以鲜明的性格,建筑既是品质与美感的最高向度,又是具有生命的喜悦、可衍生成长观念的建筑。

终于,程强的愿望达成了。“来到连队之后,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听‘黄继光的故事’。这里还有黄继光荣誉室,陈列的也是黄继光的英勇故事。”来到全军闻名的尖刀部队黄继光英雄连后,程强发现,在这支英雄连队中,还有个尖刀班“黄继光班”。这个班至今仍保留着黄继光的床铺,点名时第一个也是黄继光。

永远出现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