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支援荆门医疗队治愈的首位危重病人谢谢你们让我重生


(抗击新冠肺炎)浙江支援荆门医疗队治愈的首位危重病人:谢谢你们让我重生

中新网杭州3月3日电(记者 张煜欢 通讯员 李文芳)“感谢你们,让我又重新活了一回!”3月3日,在湖北省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门诊部门口,36岁的张重(化名)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称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深深鞠了一躬。

他表示,这位病人的治愈出院,代表着邵逸夫支援荆门医疗队治疗方案切实有效。邵逸夫医院大后方专家和前方专家对ICU病人提供的“一人一方案”救治策略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这间会议室里,多学科联合会诊仍在进行。这位患者的情况比较复杂,患慢性肾炎近10年,这次又因主动脉夹层而接受了一个长达12小时的大手术,术后出现感染、黄疸等症状。

童朝晖:重症病例早期是多,尤其是那会儿床位不够的时候,在社区、在家,很多病人都已经很重了,包括已经收上来的病人也很重。

浙江定点负责的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之前因为没有ICU病房,所有的危重症病人就在普通病房里救治。

安友仲: ICU是一个医院的全科,生理解剖、生化免疫、药理、组织胚胎这些全都能用得上,挑战大,成就感也比较大。永远在后头追着病人抢救没戏,最好能走到前头去。战略和战术要匹配,战略要宏大,战术要精细。要把细节做到位,才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效果。真正重症救治,是做的细活,微调,而且在调整之间,一定要学会抓主要矛盾。

童朝晖:刚好今天是第一天策略调整。前一阵定点医院很多,现在医疗队撤了以后战线开始回收,定了7家定点医院,我们就按照定点医院分工。要一起到病房去查房,然后病例讨论,包括死亡病例讨论,就是一块工作。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加强重症危重症的救治,按照中央的要求降低病亡率。

“当时来的时候,他的情况非常糟糕,使用无创呼吸机来维持呼吸,在医学指征上属于新冠危重型患者。”邵逸夫医院重症医学科专家周建仓说,病人即使在呼吸机支持下,氧分压还非常低,最低只有49mmHg,而一般人80mmHg以上,肺部CT提示双肺弥漫性病变,情况非常糟糕。

童朝晖是1月18日与北京协和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主任杜斌教授、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邱海波教授一起,作为第一批援助专家抵达武汉的。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负责危重症患者的临床救治。讨论病例,查房,指导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这就是这位国内知名的呼吸危重症专家过去62天每一天的生活。

“从这里出来一个病人,就是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一个人。”为张重送行的医护人员感慨。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是2月1日随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的。作为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救治专家,他曾参加抗击SARS、汶川救援、雅安救援、H1N1防控等国家重大疫情或灾难救援。他感慨,在驰援湖北的42600名医护人员中,有19000名重症医学专业医务人员。这既说明我国重症医学近些年飞速发展,同时也在提示,量够,质是否也能达到。

1、备受程序猿青睐:在今年的简历中,以算法、软件开发为代表的技术类学生显著增加。在全部简历中,技术人才占比70%,在发放的offer中技术岗位占比也达到七成;

趁着中午短暂的午休时间,童朝晖教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3月19日,正是重症患者向高水平定点医院集中、重症救治策略调整的第一天。

在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情况下,医疗救治任务仍然繁重。目前湖北全省仍在院治疗有6016例,其中重症1657例、危重症441例,多数危重症患者合并基础疾病,救治难度较大。

总台央广记者:郭静、黎明

张重是荆门市钟祥县人。1月24日出现发热,最高38℃,伴干咳;从2月11日起在辖区的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因肺部病灶进展,症状加重为危重症病人。他的病情也从前期的喘粗气到后来胸闷气急、呼吸窘迫。

记者:我看有一天是一确诊,近三分之一都是重症。

童朝晖说,今天他会进入病区查房。坚持分类管理、精准施策,统筹更多高水平医疗资源,“一人一策”,加强护理力量和精细化管理,努力降低病亡率,是眼下的重点。

下午2点30分,多支医疗队参加的“危重病例讨论”又开始了。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副院长祝文涛说,这样的讨论会,每周都举行好几次。

记者:现在咱们的重症,包括危重症病人,他们的情况跟前期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

攻坚阶段,重症救治面临哪些新的难题?重症、危重症救治如何争分夺秒和死神抢时间?

加强护理力量和精细化管理,努力降低病亡率

“我刚来的时候,呼吸窘迫像被人扼住了脖子,躺在病床上下不了床,连翻个身都困难。”张重说,他曾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妻儿了,甚至躺在病床上有想过捐献器官。

2月12日,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对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汉以外地市新冠肺炎防治工作部署要求,由浙江和内蒙古共同支援湖北荆门市。浙江省在与荆门市积极对接基础上,决定由邵逸夫医院单独组建呼吸危重治疗团队作为浙江省首批支援荆门医疗队奔赴荆门开展支援。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

童朝晖:SARS病毒攻击的是一个器官,呼吸系统衰竭,对临床大夫尤其是对危重症医生来讲,一个呼衰可能我们还有办法把它拉过来。这一次,病毒不光攻击呼吸系统,还攻击心脏、肾脏,甚至凝血纤溶系统。所以治疗起来就比较棘手。总体来讲这个病轻症还是多,轻症至少占80%左右,重症占到20%左右,但是它分母大、基数大。

抵达荆门后,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与当地医务工作者共同努力,并在当地政府部门配合下,1天内改造出一个ICU病房,配备了23张床位,一周内完成荆门市当地重型危重型患者集中收治。

他说,重症医学的学科特征决定,重症患者救治是场攻坚战,场场都是硬仗,重症救治,既需战略求全,也需战术求精。

“呼吸危重治疗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是救治危重症和重症患者、扼制病死率增长。”浙江省支援湖北省荆门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前方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刘利民说。

“一人一方案” 危重患者经历从绝望到希望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北京大学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安友仲在重症病房

今年5月,刘强东指出,“实际上,在过去15年,每年我们员工的平均净收入都在提高。我们会不断投资,确保京东每个岗位都极具吸引力,确保我们拥有最好的人才。”根据京东2019Q2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京东公司正式员工超过17.9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约5100人。京东目前拥有研发人员超过1.8万人,硕士及以上学历人才占比超80%。

“接下来,我们将迎来一波出院小高潮。”周建仓说。(完)

童朝晖:现在数量不是那么大,但是病情不轻,并发症多,不太好处理。有的都是之前积压下来的,有的插着管的,有的上着ECMO的,一个月的,甚至50天的都有。时间长,持久战,越拖久越不好办。他之所以拖这么长,说明他还是有问题,比方说基础疾病没治好,年龄比较大。很多人因为得了新冠肺炎以后出现脑梗、脑出血,有的出现新冠肺炎以后住院一查查出肿瘤,这种情况都会导致它的原发病不好治——新冠肺炎不好治,还得治疗他的并发症,所以治疗难度比较大。

说话的,是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坐他旁边的,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北京大学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安友仲;和他们一起讨论病例的,还有同济医院呼吸内科、重症医学科、肾病内科、心脏外科的多位主任和教授。

对邵逸夫医院支援荆门医疗队来说,这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们迎来了荆门新冠肺炎ICU病房建立后首位治愈出院的危重型病人。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重症病房

童朝晖:外科这方面,我同意安教授的意见。我觉得她做了手术后,这个假体,首先即便怀疑感染,也不是肺部感染……

2003年非典时,童朝晖曾带领43名医务人员建立北京朝阳区妇幼保健院SARS病房,期间他们收治了近百例患者,无一死亡,被称为“中国顶级SARS病房”。和17年前的非典相比,此次的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有什么不同,是他屡次被问及的问题。

降低病亡率,重症患者向高水平定点医院集中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重症病房

社会责任方面,京东已带动间接就业人数超1300万。 

3、海归青睐:海外生源比例逐年增高,今年offer发放数量是去年的两倍。

截止目前,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新冠肺炎ICU累计收治患者32例,转入时有超过2/3的患者为危重型。目前许多患者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已有7位患者转入普通病房。

“具体来说,患者2月25日体温恢复正常,2月26日复查显示肺部CT明显好转。2月28日起,他在不吸氧状态下氧饱和度在97%以上。2月28日进入出院评估流程,2月28日和29日复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提示阴性。3月1日转入普通病房,3月3日出院,成为从这里走出的首例危重症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周建仓说。

2、硕博人才占比高;

张重回忆,自己被推进ICU病房时,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呼吸困难——“满眼都是恐惧和绝望”。

童朝晖:就目前看起来,这些重症型里头有一些可以降为普通型;还有一些危重的,插管上呼吸机的,报的重症,可能不一定是重症,也可以降级;再就是危重症这一块,数量也不是很大。所以19日筛完以后,20日我再进病房去看一看,努力降低病亡率。

情况一直在好转。周建仓说,入院后,在浙江和荆门双方专家的努力下,经过一个礼拜的无创呼吸机支持后,患者肺部弥漫性病变开始逐渐吸收好转,随后改为高流量氧疗,又过了几天,改为鼻导管吸氧,五六天后患者已可以自主呼吸,不需要再吸氧。

“最严峻的时候,ICU里同时有21位危重型患者。”刘利民说,“印象特别深的一位患者,体重达200斤,一人占了两张床。我们用3天时间让他病情稳定下来,撤掉了ECMO,如今已经能够正常进食了,听说他是一位战疫志愿者,能将他救过来我们特别高兴。”

童朝晖:对,所以实际上很多人在家或者在社区的时候就已经符合重症标准了。

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医学天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医三院等在内的21支医疗队和武汉同济医院的医务人员一起共守23个病区,这里收治患者最多、出院患者最多、上有创呼吸机及插管病人最多,同时成功拔管也最多

2月14日10时,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新冠ICU病房正式接收新冠危重病人。在对荆门市当地所有重症危重症患者评估后,邵逸夫医院医疗队决定将张重收治入院。

这次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有什么不同?

单独组建呼吸危重治疗团队 一天内改造出一个ICU

重症救治,既需战略求全,也需战术求精

祝文涛:我们每周都会举行定期的讨论,至少是两次到三次,相当于隔天或者隔两天会讨论一次,你管的病区,你觉得病情需要大家一起集体智慧来合计一下,都会来讨论下,今天下午就这种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