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设吸烟室不违法就合理吗


近日,郑州东站设吸烟室被法院一审判决“不违法”一事,引发舆论热议。目前原告已就此提起上诉,而郑州东站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会积极应诉”。

对于正在积极倡导公共场所控烟的中国社会而言,这场官司可以说是一堂很现实的法治课。原告律师援引《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强调“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而被告方面则依据《关于在公共交通工具及其等候室禁止吸烟的规定》等法规指出“在位于非旅客主要通道的大厅四角位置设置吸烟室”,是履行作为承运人的从合同义务。

平心而论,这事要放在5年前乃至10年前,恐怕没人会出来较这个真。因为在车站、机场等公共区域,依法设立吸烟室曾是一项“标配”,自觉进屋吸烟还被视为一种“素质”。但现在不同了,随着健康观升级,大家对二手烟的忍耐度持续下降,当“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愈发成为社会共识,“带顶带盖”的吸烟室俨然就成了尴尬的存在。特别是当各地纷纷祭出“最严控烟令”,在法律层面,“吸烟”与“室”的配搭其实已经宣告结束,取而代之的,则是室外“吸烟区”。因此,有人质疑“吸烟室”也正说明全社会控烟意识的提升。有关方面应当顺应社会心态的这种积极变化做出调整,而不是抱着老规定刻舟求剑。

此前,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高校都开始试水毕业生“云答辩”。

某种意义上,控辩双方你来我往呈现出的,正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在控烟、禁烟等问题上的立法脉络。当初车站建设时专辟吸烟室是基于对公众健康的考量,如今舆论呼吁取消吸烟室,同样是出于对健康权益的关照,与其将二者截然对立,不如回归初心、着眼现实,系统思考一下吸烟室的存废问题。

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院还制定了《线上视频答辩操作指南》,并在3月2日对近期计划视频答辩的14名答辩秘书开展远程培训,在线详细讲解了视频答辩的流程,演示了视频答辩全程过程,并进行了在线答疑。同时建立了微信群、QQ群,随时为导师和研究生提供技术支持和政策解读。

“现在,曼联最有前途之一的拉什福德伤了,这都怪主教练。”

对阵狼队的比赛,拉什福德带伤出战,最终重伤下场。伊恩-赖特表示:“索尔斯克亚自己说了,他知道拉什福德有伤在身,可他还是让拉什福德踢狼队了,现在拉什福德需要伤缺3个月时间。”

在线答辩程序与线下答辩相同,答辩委员会主席首先宣布委员名单、答辩委员会秘书介绍解汶汶的基本情况,解汶汶进行论文陈述,并逐一回答委员提出的问题,委员对答辩过程和结果给予讨论并进行无记名投票。最后,答辩委员会主席宣布结果。历时两个半小时的学位论文答辩会完成。

文明往往来自公序良俗与法律法规的约束,既然相关法律已明确“室内禁烟”,那么就要毫不含糊地落到实处。从多地的控烟实践看,通过严抓、狠罚、“一事一议”、不搞特例,北京等13个城市已达到室内公共场合全面无烟的最低标准。坚持一点一滴的较真,重视社会监督的力量,比如鼓励公众举报违规吸烟者、场所违规管理者等等,“无烟城市”才能逐步变为现实。

《方案》指出,根据疫情防控需要,经学位分委员会审批,符合答辩条件的学生可以进行网络答辩。网络答辩的学术水平要求和程序等应与线下答辩一致,确保合法、合规、规范、公正、公开。校学位委员会及各学位分委员会在必要的情况下,经审批可召开网络会议审议学位。学位审议工作要求与线下会议要求一致。

在2月27日清华大学的答辩会现场,参与答辩的答辩委员会3位成员在清华校内的主会场,另外两位成员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参会,解汶汶则在山西家里通过网络进行在线答辩。

据了解,2月24日,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西北工业大学今年首场毕业论文答辩在线上开展。据悉,目前学校已有近3000名硕博毕业生提请了线上毕业视频答辩流程,答辩预计在3月13日前全部结束。

2月23日,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院经过多次论证后,制定并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研究生学位论文视频答辩实施方案》,详尽地规范了在线答辩和在线投票等各个环节,严格答辩工作流程,设计了应急措施,保障学位论文授予质量。

2月29日,清华大学公布《因应疫情防控工作的学生毕业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就毕业生论文送审、答辩等时间重新“划线”。值得注意的是,清华大学还新增了8月毕业批次。

(责编:何淼、熊旭)

设定规则,遵守之、敬畏之,久而久之,才会下自成蹊、汇流成河,成为一种习以为常的文明。多年之后,当我们再回看这起关于“吸烟室”的诉讼案,或许会发现别样的光彩。

“索尔斯克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需要带曼联重现昔日荣光,他在考虑球员健康前,先考虑了自己的前途,索帅把自己放在了拉什福德健康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