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途资本杨光黑马GP耀途专注硬科技背后的选择与思考


12月18日报道

但我们认识到,如果我们不专注一个擅长的领域,在很多其他赛道上很难跟CVC和general fund竞争,他们有明显的资源或资金优势。第二,实际上,2B硬科技公司很多时候很依赖下游客户,如果你走在CVC之前先投项目,然后把下游客户拉进来,投资的企业未来也会走得更长远。

消毒人员并非百毒不侵

以下为圆桌论坛内容,由猎云网整理(耀途资本有删减):

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 张流波:对冷链食品的管理有一整套的措施。第一步就是消毒。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把冷链食品的表面基本恢复到常温状态再进行消毒。第二,对于一定要在低温情况下进行消毒处理的,对于检测阳性的,采用封存的方法,或者直接焚烧、销毁、填埋,用这些方法来进行处理。现在面临的情况是我们对所有冷链食品的表面都要进行消毒,所以这一块的任务会更艰巨一些,我们也急切需要有一些新的技术来补充。

在2015年出来创业并专注硬科技方向后,头一两年我们也在不断思考中国市场,未来会不会未来像以色列、美国一样迎来硬科技的春天,客户是不是愿意开放供应链接纳中国的底层技术公司,政府是不是会大力扶持等。

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 张流波:青岛这波疫情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存在两种情况——

杨光:我们因为也同时做人民币和美元基金,所以在募资上有比较深刻的体会,两个市场确实挺不一样的。

冷链食品如何安全管理?

而这些思考和战略就是募资时给LP们的解释——“我为什么要投一个黑马基金”,“为什么要投一个专注的基金”,“基金有什么差异化的打法”,“基金在赛道上处在怎样的位置。”

目前人民币的市场的LP们,都会比较认可像我们这样的黑马GP,专注在科创的赛道上并且是近年比较热的方向,不太需要跟人民币GP解释赛道的问题。

我们看到人民币退出市场变得越来越好,退出方式不断增多,当你有能力在早期发掘并投到一些头部企业的时候,一方面上市概率非常大,另一方面在一级市场有比较好的融资能力。而对于早期投资机构来说,投到一个头部企业意味着后续再融资基本都是喂不饱的状态,会有老股退出的空间。但如果投资企业不是行业老大老二,那么老股退出的机会就不会很大。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协调司三级调研员 夏伟:我们一开始选择的这9个重点省份,都是口岸比较多,进口量比较大的。我们把这9个省份纳入到信息追溯里,其实也是为了突出重点,先从重点地区入手,再逐步向全国拓展。

今天科创板溢价很高,两年之后一定会分层,好的公司会继续享受高溢价,发展一般的公司会跌下来,到时候上科创板的公司估值也会更加理性。

另外,我们自己构建的一个核心优势,就是国际化的视野。很多前沿科技譬如3D传感、智能网卡都源自以色列,然后被美国大厂收购推广到全世界。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以色列Habana专注于做数据中心里的AI训练和推理芯片,后来去年12月这家公司被英特尔收购,所以我们在中国投了两家这个领域的公司:壁仞和瀚博,最近发展得都很不错。

中国疾控中心:低温冷冻消毒剂即将研制成功

第二,我们投的方向周期比较长,所以跟很多VC都是合作伙伴,我们先投早期,不断有新朋友在B轮、C轮或者之后加入。所以我们募资态度比较开放,如果有同行愿意来做我们的LP,我们也接受。目前TOP 10的美元基金有5家成为了我们LP。

一些小型或从非正规渠道进口的冷链食品,该如何监管?

另外这10%并不是说不能追溯,同样可以实现追溯,只不过在方式上和信息化手段略有不同。这10%主要通过纸质台账、进货凭证等方式来记录追溯信息,这也是《食品安全法》提出来的明确的要求。

杨光:我们过去的经验都在硬科技方向上,我与合伙人白宗义都是理工科出身,早年都做过研发,后来通过以色列英飞尼迪基金入行做风险投资。当时基金的犹太合伙人就教我们投科技含量非常高的项目。在以色列合伙人看来,国内绝大多数公司的竞争壁垒不在技术,而是在运营或者资本上,而他们又是外国人,就更难在早期对一个创业者后续是否有能力构建足够的运营壁垒或融资壁垒做判断了,我们也时常开玩笑说就是这样完美地错过了移动互联网与消费行业的黄金时代。

实际上消毒人员和医务工作者一样,并不是百毒不侵,所以在进行消毒的过程,在进行操作的过程中都存在着被感染风险。加强自身防护,做好相关防护工作非常重要。

不管是信息化追溯,还是这种纸质台账,监管人员都会去进行现场排查,督促企业如实记录产品名称、规格、数量、批次,包括进出货记录等关键信息。所以这10%实际上也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这一点请大家放心。

从募资角度来说,如果是政府背景的LP,我们肯定希望能够拿到比较懂产业、有产业集聚效应、返投政策比较适宜的政府主导基金。一方面是能在区域里面找到好项目,另外一方面有很好的政策引导效应,我们可以帮助早期(天使轮-A轮)的投资企业落户发展。

募集美元时,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跟包括美国、欧洲的机构LP讲赛道,虽然我们这个deeptech赛道不是那么好讲的,特别是半导体领域。过去10-20年,海外半导体并不太受LP认可,因为国外已经整合很多年了。他们更加青睐消费和企业级服务方向。所以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告诉他们,这是目前中国的特殊国情,产业链、政治环境导致我们在半导体领域有很大的机会。我们目前的美元LP们都相对了解中国。

②一定要做好自身防护。冷链食品的消毒人员也好,工作人员也好,既要穿很多衣服,又要做好防护,还要干重体力活,所以防护可能比平常要难一些,但再难也要保证安全。

在12月3日晚间的《新闻1+1》中,白岩松对话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张流波、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协调司三级调研员夏伟,探讨如何保证从业人员和进口货品安全?进口冷链,如何阻挡进口“病毒”?

徐薇:下一个话题关于退出。过去美元基金可能只关注美国市场,现在所有的美元基金也都在积极关注国内市场,包括国内科创板。所以,想请各位分享一下,在退出环节上,大家观察到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变化。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食品协调司三级调研员 夏伟:目前我们建的全国追溯体系实际上是三级加工,包括国家层面的平台,省级平台,还有企业级的平台。有条件的企业可以自建追溯系统,自己开展追溯,小型的,甚至小微企业,它没有这种技术或能力去建追溯体系,在这个时候省级的平台就发挥作用了。

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 张流波:低温下的消毒是今年的新问题,此前的消毒措施都是在常温情况下进行的。低温可能对消毒效果会有明显的影响,一些常用的消毒剂、常用的消毒方法就可能没用了。这个时候,迫切需要一些能在低温下有效的消毒剂和消毒的方法,这是以前没有碰到的新问题,所以也是最难的地方。

当前,全国进口冷链食品追溯管理平台接入9个省(市),冷链食品首站进口量占全国90%以上。

2011-2015年,我们投了不少芯片、基础软件类公司,像今天国内最强的交换机芯片公司盛科网络,就是我们在2011年投的。但是这个领域真正快速起量是在2016年之后了,前边一直是厚积薄发搞研发和寻找客户需求,因为那时候交换机的客户不是很配合,客户也没有今天这样强的进口替代需求。

全国90%以上进口冷链食品可追溯 剩下10%呢?

②可能在消毒过程中被感染。

①可能在搬运过程中被感染,

还能采取哪些补充措施减少对人的感染?

所以,我们必须变得非常专注,先与CVC看到行业机会,才能在相对竞争激烈的市场杀出重围。

杨光:美元基金LP更加关注能不能投到一些爆款项目,对短期DPI(投入资本分红率)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们会采取比较激进的策略,大力支持早期项目,并在后续融资中持续加注,不太会选择中间半路退出。

募资需要给LP们解释——我为什么要投一个黑马基金,为什么要投一个比较专注的基金,基金有什么差异化的打法,我们在赛道上处在怎样的位置。

⑤如果能做到集中食宿,还是有必要的,方便及时监测自身健康。

实际上,在新发地出现疫情之后,中国疾控中心就已经开始进行相关研究,所以低温冷冻的消毒剂很快就可以跟大家见面,中国疾控会把相关的配方、使用的方法,完全公开、无偿向社会提供。我们已经做了5个多月的研究了,我们一定争取能够尽快把这个问题给解决掉。

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 张流波:

杨光表示,如果不在一个自己擅长且专注的领域,很难形成自己的独特竞争力。因此,耀途资本必须变得专注、前瞻,扎入硬科技领域;拥有国际化视野;秉持开放共赢,与产业链上下游建立良好合作关系。

徐薇:第一个话题,首先呼应一下圆桌的主题黑马GP领域专注背后的选择与思考,耀途资本专注于硬科技,在策略上非常一致性。所以也想请教一下在这个选择背后的思考。

过去没有注册制的时候,如果100%全部投在专注的领域,比如半导体,没有十年肯定退不了;有了科创板,如果还能抓住了一些爆发性增长的领域,优秀项目从创立到退出的周期可能缩短到5-8年。所以出于基金退出的安排,也需要配置10-15%的资金,进入到3-5年有退出机会的企业。

我们在发展早期的时候,拿了很多产业LP的资金,比如汽车产业链、消费电子产业链的,他们很专业而且有一定的战略诉求,获取他们的认可是有很大挑战的。而随着项目和业绩慢慢跑出来后,我们可以去谈更多机构LP。

中国疾控中心消毒学首席专家 张流波:温度低了以后,消毒剂的消毒能力显著下降,特别是结冰后,肯定就没有效果了。哪怕不结冰,它的消毒效果也会下降很多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急需要低温下能够保持有效的消毒剂。

非正规渠道进口的冷链食品,如何监管?

④有条件的话,建议接种应急疫苗。

①从事消毒的人员最好是有资质的。今年人社部已经专门把消毒员作为一个职业,大家应该努力按照消毒员的职业要求去做。在还没有取得消毒员资格的情况下,一定要培训合格以后再上岗,对消毒以及自我防护的知识能有所了解。

第三,行业专注后,能让我们与行业CVC、产业链上下游大客户建立更好的合作关系。如果我们投资的项目,能够解决龙头企业的需求;实现部分进口替代,帮助他们实现更稳定、可控、安全的供应链;帮助他们引入创新技术实现差异化从而更好地与国外公司竞争,那么不仅是投资企业的发展机会,也是我们的成长机会。但如果我们投得很散,对于产业里的巨头就没有什么价值。通过专注,我们创造出了被巨头利用的价值。

徐薇:接下来是关于募资的话题,大家可以倒倒苦水,也可以分享一些经验。在座的各位都是同时管理美元、人民币,在美元募资与人民币募资方面,大家有没有观察到一些不同或者一些变化。

而人民币基金LP会更加关注DPI,这也是受到母基金年限和其它一些因素的考量,所以有时候我们会考虑安排一些项目退出。在最新的一期人民币基金中,我们也将10%的资金放到行业头部企业的B轮和C轮中。

这一系统取代了预算编制、指标管理、国库集中支付等系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操作体系,实现了从项目立项、预算编制和批复、资金申请、资金拨付到项目结束的全程管理,以及对资金使用的追踪监管。这一系统后期还将与政府采购系统、资产管理系统、绩效评价系统、投资评审系统对接,实现对惠企利民资金的动态监控。

迫切需要低温下有效的消毒方法

消毒人员该如何做好防护?

冷链食品从业人员,如何更安全?

12月3日,在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之“中国母基金年度论坛”专场上,由众为资本合伙人徐薇主持的圆桌论坛中,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三行资本创始合伙人孙达飞、领沨资本创始合伙人马宁、真成投资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剑威、清松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松围绕《黑马GP—领域专注背后的选择与思考》主题展开讨论。 

③一定要注意做好手的卫生。接触了冷链物品以后,一定要及时进行手的消毒或清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