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吴花燕中华儿慈会“9958”做错了什么


救助吴花燕,中华儿慈会“9958”做错了什么?

在彻查此事有无违规之外,涉事基金会最需要做的还是建立更为理性、科学的工作机制,以保证募款真正帮到受助人。

事实上,在江汉方舱医院内,不仅有“读书哥”,还有“跳舞姐”。一位通过跳舞来锻炼身体的女士说:“现在大家都不容易,尤其是医护人员,自己一定要配合,放松心态才能有更好的治疗效果。”

其实,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涉事基金会关于仅转款2万的解释,并非毫无根据。2019年10月12日吴花燕住院后,医院针对她当时的情况预估治疗的花费可能超过20万元。涉事基金会在2019年10月25日开始介入,短短时间内就募得了1004977.28元,并于2019年11月4日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治疗。

如今,针对此事,中华儿慈会理事长已经做出了“肯定彻查”的回应。但在彻查此事有无违规之外,要回应民众的关切,涉事基金会最需要做的还是建立更为理性、科学的工作机制。

我们从“读书哥”“跳舞姐”身上看到了这一点,他们正以最积极的心态面对疾病,为有效抗击疫情提供支持和保障,那幅井然有序的画面就是战胜病魔的希望。

自“方舱医院”建成并投入使用以来,大家欣慰地看到,各方面的服务质量一直在不断地完善,随着多地医疗队陆续抵达,医疗救治水平也在明显提升。还有不少医护人员在为患者提供治疗和护理的同时,通过沟通交流给予患者心理支持和疏导。

而这种理性,需要慈善组织真正切实尊重受助人的利益,从真正满足其需求出发,在介入的第一时间就做好设计、规划,同时操作过程公开透明,满足各方面的知情权。

如今,吴花燕或因为早老综合征病故的结果,让纠结于她或因营养不良早衰早逝的人有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慰藉,但是,由她而引发的各类慈善伦理思考,无疑还有很多。

如此种种,无不说明,从前期介入、设置筹款额度到后期打款,涉事基金会都缺乏些募捐理性。

全民战“疫”,人人有责,人人都是战斗者。在全民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关键时期,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及时获得科学信息并调整好心态就是最好的与病毒决战的样子。

只有尽快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才能让社会秩序恢复正常,将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而此次此刻,需要的是上下一心、医患一心,更需要每一个人的纪律、自觉和忍耐。

从这一时间线来看,以医院给出的20万元的数额为基准,再减去医保对于治疗费用的覆盖,在当时医院没有进一步手术和康复治疗、未提出新的医疗费用缺口的情况下,涉事基金会仅基于吴花燕的治疗需求,将2万的额度打到医院,并非就如外界所想的有“贪污”之嫌。

相比其他患者焦虑的情绪,他们的乐观开朗和平静放松,更像是一股“清流”,带给更多人战胜病毒的勇气,而这也是对一线的医务和疾控工作者最大的支持。

而在善款募得之后,又缺乏对受助者医疗需求之外的其他需求的精准掌握,忽视了对其进一步高效实际的救助,没有提高吴花燕健在时期的生活质量。

但没有挪用,并不是说涉事基金会在此事中完全没有疏失。

43斤女孩吴花燕离世事件,引发的争议还在继续。针对网友“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为吴花燕筹款百万,却仅拨款两万”的质疑,1月14日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回应称: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此后,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捐款百万却只转给吴花燕2万,剩下善款去了哪里?涉事基金会有权力截留定向捐款吗?为什么不是一次性给受捐人?——这些是网友对慈善机构的主要质疑。

虽然在针对吴花燕的募捐声明中,涉事基金会也早就注明“多余的款项将用于其他困难病患者的救助”,但在吴花燕空有被救助之名却受益颇微的语境下,“筹款百万仅转款2万”的巨大落差,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首先,从吴花燕以及家属的公开报道来看,涉事基金会在筹款过程中,对于当事人的知情权及意愿并没有最大程度的保障。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表示,之后会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了解意愿,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而中华儿慈会调查组也要求9958救助中心进行全面核查,同时继续接受社会监督。

作为一种战时的简易措施,“方舱医院”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兴建、大容量集中收治确诊轻症病人,起到集中收治、隔离的效果,这样的“中国速度”令人惊叹,但病患对居住、生活和医疗条件的担忧也随之而来,甚至产生害怕、抵触的不良情绪。

“读书哥”“跳舞姐”或许无法复制,但抗击疫情的心态不能崩,信心不能丢。要相信,与病毒斗争,你我不是孤军奋战的个体,而是同舟共济的“我们”,无惧就是希望。(芦静)

从焦虑到平静,尽管难以克服,但“办法总比困难多”。连日来,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多名新冠肺炎出院患者已经治愈出院,他们的心路历程也证明了克服不良情绪、不要悲观失望的重要性。就如一名医生所言,“治愈的‘秘诀’不光是为患者提供精细的医疗护理,还要随时观察患者情绪,适时进行心理疏导。”

当前,疫情防控到了关键时期,一场“应收尽收”的总攻战正在武汉全面打响。其中,轻症确诊患者在“方舱医院”集中收治是当前解决应收尽收的关键之举。

其次,涉事基金会最大的争议其实还是在筹款模式上。在热点效应之下,涉事基金会过于注重筹款额,没有结合受助者本人的实际情况,缺乏一个理性预估的范围,制定出合理的医疗募捐目标,盲目地为筹款额设定了100万的额度。

疫情之下,从全国各地到每一个街巷、社区、楼宇,从每一个口罩到每一双眼睛,都是紧张状态,宅在家的困惑和抱怨也此起彼伏。有人说,在原本走亲访友的长假,我们却被封闭在社区、村里、家中。殊不知,新冠肺炎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健康,疫情面前没有人能置之度外。

一般情况下,轻症患者都有生活自理能力,要抗击病毒,除了医疗护理外,他们更需要多一些人文关怀,需要病友之间的互助,稳定的情绪和坚定的信心就是强有力武器之一。